2019《互聯網周刊》年度人物、產品、品牌發布晚宴(第五屆)即將舉辦
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internet一定要實現!
eNews 正文

2019年回顧與2020年展望

2019-12-31 eNet&Ciweek

一、互聯網在中美脫鉤中成為試探前沿,進一步發展或改變世界數字經濟格局

2019年-2020年中國互聯網發展中與世界經濟格局有關的重大變化,主要有兩個標志性事件,一是美國宣布計劃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二是阿里巴巴重返香港上市。背景都是若隱若現的中國高科技脫鉤。

此前,世界互聯網經濟的格局是中美歐大三角。在大三角中,中美原來是一方,以支持大平臺為特色;歐洲為另一方,以支持小生產為特色。

2019年5月,美國宣布計劃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8月,美國商務部決定將會把46家華為附屬公司加入“實體清單”。8月,華為鴻蒙操作系統正式亮相,這是全球首個基于微內核的全場景分布式操作系統。

2019年11月26日,在港交所不再堅持同股同權之后,阿里巴巴終于再次回到中國香港上市,市值達4萬億港元。12月25日,阿里巴巴港股的股價再度創出新高,達到211港元,較11月26日的發行價176港元上漲了近20%。

這兩件事單獨看,含義都是局部的。但合在一起看,其中包含了某種“脫鉤后”時代的珍貴信息。因為,如果兩件事代表的趨勢是長期的,中美歐三大角格局就可能發生變化。中歐可能因揚長補短的原因走近,而與美國保持距離。這堪與三國時代魏蜀吳關系改變一樣。

中美高科技脫鉤,目前僅是美方一些人士單方面的想法,中國當然并不愿意脫鉤。目前的脫鉤,還僅限于試探,沒有成為定局。但如果事態真的向脫鉤方向發展,中國為了自保,就不得不考慮后手的問題。

這里涉及兩個問題,相當于做活圍棋的兩個眼,一個是技術,中國離開美國的技術還能不能活;一個是資本,中國離開美國的資本能不能活。

技術方面,華為鴻蒙操作系統的出現,顯然出乎美方預料。鴻蒙操作系統只是一個信號,代表中國有系統的“防人之心不可無”的歷史傳統,將來這方面的“意外”會層出不窮。美國在技術脫鉤上看來有所誤判。特朗普可以忽悠(智商忽然短路的)民主黨放棄高科技方面的利益,美國再逼得急一點,中國會與歐洲在技術研發上結成更緊密的戰略協作關系。與此呼應,俄羅斯在2019年進行了互聯網斷網,11月1日起,俄羅斯進行“RuNet”測試,驗證該國網絡在“與世隔絕”下的運作能力。美國真要脫鉤脫到斷網程度,無非中、俄、歐、亞非拉搞個網(無中情局監視網),美國自己搞個網(中情局監視網)而已。

資本方面,如果納斯達克斷供,中國互聯網馬上就會彈盡糧絕,這是比較可怕的。天佑中華的是,香港在此歷史關頭,資本市場忽然“歐脫入美”,成為加持中國互聯網的后備力量。

所謂“歐脫入美”是指港交所從排斥高科技投資的歐洲原則(“同股(AB股)同權”原則),一夜間倒向了支持高科技投資的美國原則(“同股(AB股)不同權”原則)。董建華、梁錦松思想先后轉大彎,使港交所出人意料地有了成為納斯達克備胎的現實可能。馬云2014年9月19日在與李小加多次斡旋無果,赴美國紐交所上市時,留下了一句話,“如果條件允許,我們一定會回來”。 如今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態度180度大改變,終于好事成真。美國如果此時再在資本脫鉤上輕舉妄動,不光中國不怕,而且會得罪猶太利益集團,這比忽悠民主黨的難度要高一個量級。

值得一提的是,別看香港年輕人近來鬧得兇,10年后冷靜下來會發現,香港一旦成為第二個納斯達克,他們這一代,可以以此為紐帶,建立平臺不發達但研發發達的英國、德國等院校(第二硅谷)與平臺發達的中國互聯網市場之間的橋梁,他們的作用就相當于上世紀60年代被尼赫魯政策逼得出走硅谷的印度人,建立起世界級的信息服務業一樣。這夠香港前途百年無憂的了。

總的來說,中美高科技脫鉤試探的第一回合,我認為,中國總體勝出。美國被動的原因在于以招術等戰術手段替代基本面上的功夫。2020年,看美國人還有什么新招吧。中國2020年的態度應該是,你脫鉤,我不怕;所以,你還是別脫鉤吧。否則,歐洲就會被中國拉過來。“三國”形勢將巨變,美國最壞可能是被火燒赤壁。

二、中國數字-實體二元經濟初現,資本雙軌制浮出水面

2019年-2020年中國互聯網發展中與中國經濟格局有關的重大變化,是中國數字-實體二元經濟結構初現,其標志是,在貨幣政策失靈與數字孿生新動能雙重作用下,中國經濟的資本雙軌制浮出水面。

媒體通常記錄的是轟轟烈烈的小事情,只有歷史才記載無聲無息的大事件。站在十年之后看2019年-2020年,人們會注意到,中國宏觀經濟出現的最大異常,是貨幣政策失靈。2008年后那種投入四萬億,經濟馬上像打了激素一樣高速成長的現象沒有了。無論如何量化寬松,實體經濟就是難以激活。所有經濟學對此都束手無策,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如果跳出工業化這座廬山,站在信息化這個廬山之外,馬上就會注意到,貨幣失靈與信息替代,完全是同一件事情。信息革命令信息的力量,悄無聲息地替代工業革命中貨幣的力量,這就是問題的實質。

中國經濟中出現了人類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資本雙軌制,成為信息革命主流化的先兆。資本雙軌制是指由貨幣資本(凱恩斯定義的資本,如M2,本質是價值形態的資本,如M2)支持經濟的一部分,由實體資本(哈耶克定義的資本。即生產資料,本質是使用價值形態的資本)支撐經濟的另一部分,二者共同驅動經濟增長的現象。在中國,前者支持的經濟,主要是國有企業、銀行和房地產,代表資本運行于某種代表“長期”利益的領域;后者支持的經濟,主要是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代表資本運行于某種代表“自發”利益的領域。

這種格局不是人為形成的。由于占企業總數90%以上民營中小企業,一直得不到量化寬松的陽光雨露,久而久之,他們找到了一個解決融資難的“總體解決方案”:在資本上,與其拜凱恩斯為干爹(落得吳英那樣的非法集資下場),不如拜哈耶克為干爹(不用貨幣資本投資,改為租賃生產資料)。具體做法是,投靠數字經濟,分享使用平臺固定資產,進行輕資產運作。舉例來說,先由馬云用M2形成一筆等價王健林商業地產投入的固定資產投資,然后用數字孿生方式,把這些商業地產變為虛擬生產資料(虛擬店鋪),分享使用,造成報酬遞增(固定資產的分攤),中小企業以租金形式補償阿里的固定資產投入。2019年阿里、京東之間爆發的二選一之爭,實際是平臺爭奪固定資產投入補償權,免避被中小企業搭便車之舉。

中國經濟體有多大比例已進入這種資本雙軌制格局了呢?讓我們來看數字。中國企業一共有2600萬左右,2017年-2018年,中小企業“以租代買”(用分享生產資料使用權,替代交易貨幣資本)的,從1000萬家發展到1500萬家。按照M2與固定資產投資比例關系0.3來計算,如果沒有這種信息替代貨幣的資本投入方式創新,央行為使1500萬家企業獲得固定資產投資(去購置王健林式的實體店鋪),等比要多發110萬億人民幣。2019年-2020年,預計這個數字會發展到2000萬家左右。也就是說,中國民營中小企業的主體部分,在融資難的生存壓力下,將集體轉向數字經濟新動能。信息革命,就這樣,在宏觀經濟決策部門與宏觀經濟學家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于無聲處總爆發了。

正如許小年指出的:“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他的作用是拉動需求,而在需求中,他其實主要拉動的是投資需求”。“而在后工業化時代,在產能過剩的情況下,這些政策全都失靈。”我們要補充的是,貨幣失靈后,什么靈了呢?是信息。2020年后的趨勢,一是中國固定資產投資總量減少,由少數平臺企業投入,替代上千萬企業的實體投入,把這叫成創新驅動也可以;二是投資的需求方向,不再是需要大量固定資產投資的實物生產,而是固定資產投資需求相對較少,而對人力資本和知識有更高要求的服務業和服務化。

再看全局,201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為90萬億元,2018年年底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1萬億元。數字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超過1/3。2019-2020年,數字經濟的比重還會繼續上升。資本市場上的微觀變化,與經濟的宏觀變化,是一致的。

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展示網絡強國決心與實力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提出:要“加快推進信息網絡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新基建(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簡稱)的提出,是信息化頂層設計開始發力的一個重要信號。此前,名為國家戰略的寬帶中國,居然要企業買單;國家四萬億基建投入全投向鐵公基,互聯網連渣都沒吃上一口……令人傷心的那一段,徹底一去不復返了。

工信部10月29日發布關于加快培育共享制造新模式新業態,促進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其中指出,推動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加強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擴大高速率、大容量、低延時網絡覆蓋范圍,鼓勵制造企業通過內網改造升級實現人、機、物互聯,為共享制造提供信息網絡支撐。

1、5G商用元年,中央提出加快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發放5G商用牌照。10月31日,工信部與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中國移動、中國鐵塔一同宣布啟動5G商用;11月1日,三大運營商正式上線5G商用套餐。

2、人工智能產業規模有望突破1600億元

5月,國務院關于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的通知》,提出人工智能發展進入新階段。發改委提出2020年中國人工智能產業規模有望突破1600億元,帶動相關產業突破1萬億元。

中國將重點加強人工智能相關理論、前沿技術和核心算法研究,推動人工智能理論、方法、工具、系統等取得變革性、顛覆性突破,提升支撐“智能+”發展能力。同時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融合發展契機,充分發揮人工智能在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中的作用,加強人工智能技術在經濟社會各領域的應用推廣,培育壯大智能產業。

3、工業互聯網將向智能+方向升級

2019年3月,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將人工智能升級為“智能+”,要將互聯網+繼續深化發展,拓展“智能+”,推動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為信息社會轉型升級賦能。根據艾瑞咨詢報告,全球工業互聯網平臺市場規模預計由2018年的32.7億美元增至2023年的138.2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33.4%。

2019-2020年工業互聯網發展,面臨兩個方向性的選擇。第一,中國在工業互聯網方面有多大作為,關鍵在于能否形成世界水平的工業互聯網平臺。而這種平臺的產生,不是一廂情愿的結果。必須同以需求為中心的轉變結合起來。工業互聯網與產業互聯網結合起來,可以取長補短。第二,工業互聯網要把智能+的文章做到多樣性效率提高上,不要像美國那樣,把智能化文章都做到自動化上,導致工業互聯網排斥就業,顧此失彼。

2020年的產業互聯網,將以中臺化為新趨勢,探索智能+條件下開放并聯的資源整合新方式。

4、物聯網在局部先行,要探索成熟商業模式

海爾全集團在2019年全面轉向物聯網時代的商業模式。值得注意的是,海爾說的物聯網不是技術物聯網,而是以最終用戶的場景式體驗為中心的商業物聯網。它代表著技術與商業結合的方向。

2019年車聯網的實踐中,人們開始形成一個共識。車聯網不光是車的物聯問題,更是道路的物聯問題。物聯網要實在推進,先要對現有基礎設施進行數字化改造。

國家電網發布《泛在電力物聯網白皮書2019》、《泛在電力物聯網建設典型實踐案例》。按照規劃,國家電網擬于2021年初步建成泛在電力物聯網,2024年建成泛在電力物聯網。

2020年物聯網發展要避免雷聲大雨點小現象。需要進一步探索物聯網的場景化應用。

四、區塊鏈的圈幣階段結束,通證將成為第二階段熱點

10月24日,習近平在主持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學習時強調,區塊鏈技術的集成應用在新的技術革新和產業變革中起著重要作用,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確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著力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2019年,是區塊鏈發展第一階段由盛而衰的轉折點。這一階段的特點是區塊鏈以數字貨幣打頭陣。《互聯網周刊》三年前刊發《區塊鏈以比特幣打頭不正常》,從開頭就準確地看到了結尾。

年中,以Libra白皮書發布為標志,區塊鏈形成高潮。然而很快,Libra從勢如破竹,變成兵敗如山倒。問題出在,虛擬貨幣要存活,只能對M0保持中性,不能對M1、M2保持中性(這也是DC/EP的思路)。扎克伯克不明所以,在國會百般解釋,就技術談技術,完全不在點子上。扎克伯格口口聲聲說,Libra支持美元霸權,卻跟貨幣當局想不到一起去,是因為他的技術方案,改變了M1、M2的性質,變成中性的。這樣,美元就沒法到世界各國割韭菜了。貨幣問題,在根本上是利益問題,政治家們緊盯的是貨幣權力后的利益再分配權,扎克伯格完全不解個中“風情”,是Libra難局的癥結。

通證是區塊鏈受到沉重打擊后,選擇的第二個主攻方向。通證(token)的全稱是“可流通的加密數字權益證明”,實際意義是可交互使用的加密數字權益證物。

區塊鏈選擇通證重點發展,顯然優于選擇比特幣,但走得通走不通取決于路徑選擇:選擇以“流通”為重心,結果將與比特幣差不多;選擇以“權證”為重心,是可能走通的。

在互聯網金融問題上,多年來與金融界主流觀點之重點有所不同。實踐證明,我們一對再對,他們一錯再錯。分歧歸結到一個根本問題上,在于對變革性質的判斷完全是反的。有些人(或為多數)認為互聯網+金融,是一場金融革命,既如此,一定要以金融為中心;我們認為,互聯網+金融,是一場信息革命,既如此,一定要以信息為中心。

在通證問題上,矛盾又開始浮現。如果強化“流通”這個思路,勢必將通證向代幣的方向引,那些不甘心幣圈慘敗而回到鏈圈的投機分子自然希望模仿上輪再來一輪。流通的證,一旦證在一般等價物上,沿著這個鬧起來,在美國、中國、德國央行已徹底明白過來時,成功比登天還難。相反,沿權證方向引導,是在向信息服務方向發展,則可以走上光明坦途。

2020年及之后兩年,將是區塊鏈領域又一拔烈士,前赴后繼,慷概赴死的時期。二十年來,對此見怪不怪了。在此為他們送行,一路走好,早死早投胎!

區塊鏈本身的重大缺陷(與牛頓空間概念與愛因斯坦時空概念的區別是同方向問題)需要有大量烈士的尸體來墊背,才能發現、改進。最后的成功,將與個性化定制、多樣性紅利時代到來有關,標志將是GDP向拉姆齊定價演變,歧視定價將成為情境定價。

五、數據產權成為互聯網業焦點,十九屆四中全會首次將“數據”列為生產要素

2019年11月,《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經十九屆四次會議通過。《決定》中將“數據”作為生產要素之一、參與分配的提法更是歷史首次,標志著我國正式進入“數字經濟”紅利大規模釋放的時代,“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已經從投入階段發展到產出和分配階段。

2019年中國互聯網業發生的多起官司,都與數據產權有關。

1、 今日頭條與騰訊的關系鏈之爭

2019年1月23日,抖音發布聲明稱,新用戶無法正常以微信授權的方式登錄并使用抖音。抖音稱新用戶無法正常以微信授權的方式登錄抖音,而騰訊方面聲稱,微信此舉是“基于平臺規則和保護用戶隱私的考慮”。

此前,行業曾有一個先例。在脈脈非法抓取使用新浪微博用戶信息案中,脈脈未取得微博授權、也未經未注冊用戶許可的情況下,將用戶手機通訊錄里的聯系人與新浪微博用戶對應,并展示在“一度人脈”中。對此行為,法院認為,保護用戶信息是衡量經營者行為正當性的重要依據,最終判定脈脈構成不正當競爭。

如果抖音未取得微信授權、也未經未注冊用戶許可,將微信的關系鏈導入自己系統中,依上案推斷,抖音肯定將構成不正當競爭。

此案矛盾的焦點是如何認識關系鏈的產權屬性。用戶關系鏈是互聯網企業核心資產。在經濟學上,稱為社會資本,由關系和信任構成。任何以非正當方式(如協議)占有他人核心資產為自己所有或所用的行為,都是違法行為。

2、京東與阿里的二選一之爭

2019年,圍繞“雙十一”促銷,“二選一”問題再度成為輿論焦點。

11月3日,京東向國家工商總局實名舉報稱,阿里巴巴集團在“雙十一”促銷活動中脅迫商家“二選一”。阿里方面則認為,二選一本來就是正常的市場行為,也是良幣驅逐劣幣。

這涉及平臺數據是不是資產的問題。在內部交易規則(產權規則)中,企業將自身的資本(如帶有流量的虛擬店鋪與柜臺)作為固定成本,均攤給員工使用,使用權合約要求員工以租金來回報,否則企業就會被搭便車。此時他們之間已不是限定交易行為(exclusive dealing )所指交換關系(市場關系),而是產權關系(企業關系)。這時,“員工”(比如,三只松鼠或韓后)如果想跳槽(比如跳到拼多多),可以不可以呢?除非一種情況 ,大老板(如淘寶)允許。否則,三只松鼠或韓后必須聲明“未在拼多多開設官方旗艦店”。這就好比,一位在職教授向學院聲明,我沒有在外兼職。或經銷營向總代理聲明:我沒有竄貨。

二選一“興盛”,也給行業提出一個問題,說明行規、法規建設滯后。當前,引起二選一矛盾最大的原因,就是企業數據資產糾紛。以企業數據投入,平臺關系鏈為代表的企業社會資本的財產地位,需要盡早確定名分,否則“一兔走,百人逐之”的亂局就會愈演愈烈。希望二選一的判例,在2020年最終能有助于推動行規、法規建立。

2020年,是中國工業化任務基本完成的一年,也是“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中國經濟同時面臨保六與提高數字經濟競爭力的雙重挑戰。兼顧二者的結合點在于優化結構,2018年,我國二產比重小于40%,三產比重超過52%,人均GDP達到9785美元。當前我國已經從工業化為主導的階段邁入到以創新驅動為主導的數字經濟階段。創新驅動主導,在結構上,必然伴以三產與服務化比重急劇提高,它既是保六的過程,也是提高數字經濟競爭力的過程。產業的互聯網化將成為承重之梁,它既是技術進步過程,更是產值增長與效益提高過程。“十四五”時期將是中國經濟由中等收入階段邁向高收入階段的關鍵時期,只有靠新業態、新模式、新場景的不斷涌現,提供充足的發展增量,才能順利完成新舊動能的轉換。

如果要進一步預測未來,預測更遠的未來

預測未來其實很容易,人們心底里真正期待的,真正想要的,就是了。難就難在自己最深刻的需要,對于很多人來說,一輩子都不知道。誠,就是勿自欺也。勿自欺,這個最難。

另一說,就是找到或發現自己的使命很難。

修身,其實就是修出自己真正想要的認知。所謂戰略咨詢,就是要幫客戶把這個給找到,其他(比如模式、創新什么的等等)就好辦了。

難點就一個,這就是一切的核心。

相關頻道: eNews

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請在下方提交,謝謝!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廣告
哲学赚钱哪类 北京28投注规律 甘肃十一选五真彩网 股票低位放量下跌意 山东省11选五开奖 福彩3d规律破解 股票入门培训 安徽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河南22选5预测一注 吉林11选5走势图